全国
美团餐饮业,佣金收入达全国餐饮总税收1.8倍
2021年4月11日 曹小灵看世界 曹小灵看世界
4 收藏
每一餐外卖,都带血 —— 来自一个骑手的心声

每一餐外卖,都带血 —— 来自一个骑手的心声


3月26日,美团发布了2020年的年报,2020年美团餐饮外卖收入为663亿元,同比增长20%,净利润为28亿元,同比去年翻了一倍。与2018年中国餐饮行业的总税收325亿元相比,美团586亿元的外卖佣金是全国餐饮行业税收总额的1.8倍。

美团的佣金,已经成为了餐饮行业的真税金;垄断,已经成为了新常态。


即使到了现在,很多互联网原教旨主义者都认为,不受限制的互联网企业扩张是一个很好的行业颠覆者,而颠覆,就意味着更高效率的资源配置、更优良的服务、更健康的行业格局。

的确,科技发展让我们的生活日新月异,我们普通老百姓享受到了在扩张阶段很多益处的福利,那时候我们最喜欢看到的就是几个巨头打架烧钱,甚至产生了薅羊毛的错觉。

资本,不是陪玩儿的;资本,是喜欢给点甜头请君入瓮的;资本,是追求长期投资回报率,而且周期越长最后吸血的频次和幅度越大的。

这次美团的财报,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而且,当垄断的巨网铺开以后,那些曾经想要薅羊毛的时候上,进入吸脂阶段就撤的机智小伙伴发现,自己已经没地方躲了。

在3月25日,发改委牵头的28部门印发《加快培育新型消费实施方案》,这可以说是我最近这几年看到的参与部门最多的文件了。

方案里面很大一部分就是,就是要求降低平台交易和支付成本,里面专门点名了外卖平台。

在这个时间节点,美团的佣金收入达全国餐饮总税收1.8倍这个数据放出来,是何居心?是在对谁喊话?

答案不言而喻。

这样的豪横,让餐饮店苦不堪言,让外卖骑手刀口舔血,自己,捞的盆满钵满,洋洋得意。


咱们国家的餐饮行业零售总额最近5年一直都在增长,虽说增长幅度在不断下降,但是也依然保持了10%以上的稳健步伐。

然后,疫情来了,2020年,餐饮收入39527亿元,跌了16.6%,直接回到了2017年之前的水平。

所以去年我们看到了很多新闻,无数的餐饮店都处在现金流断裂的边缘,西贝发出了「贷款发工资撑不过3个月」的声音,呷哺呷哺在2月停了将近1000家门店,就连海底捞这样的顶流,全年利润也大跌86.8%。


餐饮行业的特点是什么?大家都知道,可以集团化操作的就那么几家,更大部分的依然是小店模式。不论是集团化操作还是小店模式,都是最累人的行业之一。

没有开过店的可能永远不能理解,为什么很多人餐饮行业做久了就容易发脾气,因为实在是太累了。

底层员工咱们就不说了,我还记得之前有调查报告显示,参与服务人员每周平均工作时长是51小时,每天从鸡叫忙到鬼叫成为了行业常态。

而且虽然自己是在餐饮行业,但是饮食非常的不规律,在正常的吃饭时间点,餐饮人往往忙着为客人服务,无暇吃饭,只能提前或者推后。

就连老板和经理也逃脱不了。

2016年5月,四川成都侧所串串年仅29岁的的老板猝死在店里,生前每天从中午忙到晚上凌晨一两点,有时一天只吃一顿饭。

2016年11月,年仅34岁的无名缘米粉创始人孟祥松去世,曾说只要能挣钱,让家里的日子能好点,不论多苦多累的事我都愿意去做。

2017年12月,深圳一名28岁的餐厅经理因过劳猝死,曾在朋友圈写道,三餐不定,五脏俱损,仍然七点起床,八点出发,晚上十点未返,不知辛苦。

2018年8月,成都知名餐饮卞氏菜根香总经理卞军因病医治无效逝,终年47岁。

……

这些,是新时代的血汗钱。

而外卖,那就是新时代刀口舔血的风险钱。

在所谓的智能算法和高额惩罚的双重逼迫下,外卖小哥为了几块钱全都成了亡命徒。

去年外卖小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我试图找找全国每年有多少外卖小哥在路上发生意外,没数据,可能是有人统计了被公关,也可能是根本没人来统计,最后,只能找到只言片语。

比如在南京市,2017年前六个月,美团外卖小哥就发生了1602起事故,死亡2人,受伤高达1278人。

今年7月底,美团公布了《2020上半年骑手就业报告》,总骑手人数是295.2万人。我查了2017年的数据,美团骑手为226万人。在2017年的半年时间里面,一个城市里面,就伤了1278个,这比例……

2018年我国煤矿百万吨死亡率首次降至0.1以下,我们敢统计我国外卖百万单死亡率么?我加不出来,我也不敢加出来。

所以,我看到的并不是美团财报上的花团锦簇,我看到的是美团高营收背后的尸骨累累。

一个不做饭,不送餐,只是利用自己垄断地位的互联网企业,能吃了上家吃下家,能给商家「收税」的同时压榨自家的外卖员……

讽刺的是,美团企业口号是:更大责任……



我知道有人会说,在疫情期间,如果没有外卖平台的续命,会有更多的企业撑不下去的。

这是事实,但是同样的事实是,美团在疫情期间,在整个餐饮生态系统遭受重创的时候,选择的不是共体时艰,而是提高佣金。

南充市火锅协会就进行了举报,美团在疫情期间,把扣点从上线的8%提高到了20%,而且,还必须参加优惠 30%-50%的平台活动,另外,还要承担一部分的配送金额。


接着,重庆市工商联餐饮商会1987家企业联合发出公函,呼吁美团降低对大型连锁餐饮执行18%抽佣和对小型餐饮执行23%抽佣的高佣金。

两天后,河北省饭烹协呼吁降低佣金。

再过两天,云南省餐饮与美食行业协会发布公开信,代表省内22万余家餐饮企业,呼吁降低佣金。

再再过两天,山东省多个餐饮协会代表山东全体餐饮成员再次求美团给小微餐饮企业一条活路。

而美团,考虑到自己因为疫情导致酒店业务收入锐减,为了保证KPI,坚决不降低佣金。

所以对于餐饮行业,是明知道在饮鸩止渴,但是局势艰难,也只能从命。

现在数据出来了,我不知道大家是什么质感。

《2019中国餐饮业年度报告》做了一个大数据调查,不计算外卖抽成的话,餐饮行业的平均利润率是18%。

而美团给出来的抽佣,基本都是20%。

这就是让餐馆免费给美团打工,让餐馆白劳动给美团上供。

颠覆行业如果就是让整个行业萎缩,互联网创新如果就是创造新的税种,这样怎么持续,怎么发展。

咱们国家《反垄断法》的大棒已经砸下来了,已经树立了几个榜样了,占有行业绝对市场地位和绝对议价权,这恰恰是应该低头做人闷声赚钱的时候;28部门印发的《加快培育新型消费实施方案》,都已经在直接点名了。

而美团,还拿着年报沾沾自喜。

美国很多金融企业在2008年的时候创造了一个「大而不倒」的资本神话,只要你做到够大,嵌入社会体系够深,政府就不会也不敢让你倒下。

美团,看来是出现了权利幻觉,飘了。

餐饮业,是万业之祖,是和老百姓生活最密切相关的,在这个行业里面抽脂搞垄断,美团飘了,太飘了。


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

市场合作  联系方式
渝ICP备17015888号-1
公安备案号 50010602501709